濱海論壇

搜索

光輝歲月 (1)

[復制鏈接] 0
回復
8994
查看
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跳轉到指定樓層
樓主
發表于 2022-11-18 15:37 |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 | IP未知
郁一夫 15:30:21
稱得上真正男人的,一生當中總要干幾件“荒唐”的事,用不著假裝什么正人君子,多少年之后再回頭看看,其實并不糊涂荒唐,而是一種“人生的必修課”。

      按理說,大學畢業四年了,在社會上摸爬滾打的,這時候應該混出點人樣來了。偏偏我還是灰頭土臉的,呆在一個小單位,拿一份微薄的工資。老板心眼太多,手下心眼太少;加薪是個童話,加班才是現階段的基本國情。
    行,那就辭職吧。咬咬牙想半天……唉,還是算了,等金融危機過去再說。
    事業就是這個鳥樣,那談家庭吧。同樣按理說,從高中就開始早戀了,到了這個年紀,就算還沒結婚,也該有個固定的女朋友了。兩個人住在一起,心照不宣的,施工時都不戴安全帽,只等著搞出人命,才能豁出去奉子成婚。
    偏偏我女朋友換來換去,硬是沒有一個能修成正果。我不是喜新厭舊,實際上,在經歷過的女人達到二位數以后,我發現,女人就是那么回事,產品的同質化相當嚴重。我不止一遍地問自己,娶誰不是娶呢,為什么就不能認定一個女人,鼓起勇氣,跟她死磕到民政局?
    對于這個問題,我想不出一個答案?;蛟S是我命犯天煞孤星,注定孤獨終老。
    好了,這就是我27歲那年的基本情況?;钪鴽]有盼頭,想死更沒有理由。曾經的理想都見鬼去了,每一天過得像行尸走肉。如果說混得不好不是我的錯,那最讓我郁悶的是,我身邊的這些個鳥人,全都混得風生水起,形勢喜人。
    故事開始的那個晚上,我跟兩個有前途的鳥人去吃飯。南哥照例帶著他的漂亮老婆,小川開的是新買的雷克薩斯。去的不是什么高級酒店,就在一個大排檔。都是熟客了,老板招呼得很周到。炒了些小菜,喝了些啤酒,挺愜意的。
    吃完飯大家就散了,我回到自己的住處,一看不對勁,大堂門口的臺階上,一字排開坐了一大群人,有老有少,有男有女。我認出了住隔壁房的小蘿莉,全身汗津津的,胸罩帶在校服下若隱若現。青春,真可愛的少女青春。
    我記得那天晚上很熱,是一個曖昧的天氣。     

      我走向那個小蘿莉,她一邊用手扇風,一邊眨巴眨巴眼睛看我。雖然是鄰居,我卻從來沒有跟她說過話,一方面這年頭,人情淡薄,另一方面,雖然我是大叔級的人馬,卻不是一個蘿莉控。
    我笑著問,小妹妹,怎么大家都在這……
    小蘿莉嘰里呱啦地說,在這里乘涼呢,樓里面停電了,不,電梯跟走廊都有電,是房間里停電了。
    我順著她的手指,抬頭看去,果然,樓上房間的窗口,都是一片黑乎乎的。
    小蘿莉繼續說,是線路問題,供電局在搶修,我作業也做不了,煩死人,最早要到十二點才來電呢。
    我謝過小蘿莉,走了幾步,在一個人少的地方坐下來?,F在該做什么呢?回家不是個好主意,這鬼天氣,沒空調是肯定睡不著的。那么去開房?一個人去酒店,我有毛病???嗯,得找個伴。
    我掏出手機,開始找那些女人,那些愛過或者恨過,現在還愿意跟我來場友誼賽的女人。首先是大學時代這個,腰很細。我撥了電話過去,嘟嘟兩聲接了,我第一句話問,現在方便講嗎?
    她劈頭蓋臉地說,合同還沒做好呢,等明天我上班再說吧。
    在她掛掉電話之前,我聽到旁邊的電視聲,還有她老公問,誰呀?
    我嘿嘿笑了一下,行了,別破壞別人的家庭感情。嗯,那就這個吧,前兩年泡吧認識的,腿長胸大,最重要的是沒老公,也沒男朋友,至少沒有固定的男朋友。打過去,電話響了好久,在我準備放下的時候,她突然接了起來。

      她的聲音顯得很高興,那種一聽就是裝的高興,她說,哎呀,鄧大官人突然來電,小女子受寵若驚。
    我單刀直入:吳泳,我有些想你了。
    吳泳放蕩地笑:是想我了,還是想玩我了?
    我說,我以為這是一段精神戀愛,原來在你心目中,也是一段赤裸裸的肉體關系。
    她哈哈大笑,過了一會說,真能扯,不過我就愛你這能扯的勁。行了,別磨蹭了,老娘今晚一個人。
    我心中暗喜,卻不動聲色道,行,你還是住那吧,我過去接你。
    吳泳說,沒錯,老娘還是住那,不過這會兒出差了,在北京,房都開好了。你打個飛的過來吧,我一邊熱身一邊等你。
    我翻了翻眼皮,這姑奶奶拿我尋開心呢。于是不客氣地說,我要有這功夫,還不如直接去江都呢,人家小姐可比你敬業多了。
    吳泳笑罵道,行,我等著去艾滋病醫院看你。
    然后兩人又是胡扯了幾句,就掛了電話。我收好手機,摸出一只煙,叼在嘴里,點著了。不遠處有只大金毛,大概是聞到了煙味,朝我惡狠狠地吠。我只好站起身來,向遠處走去。

      我點燃身上最后一支煙,在路燈桿下百無聊賴。抬頭看看,樓上的窗口還是一片黑乎乎的,那種漆黑,就是孤獨的顏色。其實孤獨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在孤獨的時候,竟然沒一個人可以用來想起。
    狠狠地踩滅煙頭,還是掏出手機,撥了劉麥麥的號碼。這婆娘是個大咧咧的角色,我跟她小學時就認識了,一直稱兄道弟的;到我讀大二的時候,她跟家里人鬧翻了,沒錢交學費,干脆就輟學了,在我租的房子里睡了小半個月。
    劉麥麥接起電話,懶懶地說,死人頭,那么晚了,找我干嘛?
    我說,關心一下我們的兒子,最近沒災沒病,健康成長吧?
    劉麥麥說,那當然了,你留給我的骨肉,我能不好好照顧嗎?
    她確實有個兒子,已經三歲了,長得人見人愛,車見車載。其實劉麥麥的兒子,跟我一點關系都沒有,我跟她雖然同居了半個月,都是我睡床,她打地鋪,我們井水不犯河水,手都沒碰過一下。
    雖然我這人是個下流胚子,但朋友就是朋友,女人就是女人,這兩回事我還是分得清的。
    當年她在我那住了小半個月后,勾搭上了一個英國海歸,程序員,都已經見過他家父母了,不知為什么突然變卦,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的速度,嫁給了個稅局上班的公務員。
      她老公比她大三歲,年紀輕輕就當了科長,整天臉上樂呵呵的,其實精得要死;我跟劉麥麥常開些過分的玩笑,但她老公知道我們底細,所以并不介意。





      我問,兒子睡了?
    劉麥麥說,還沒,在客廳看電視呢,跟他后爸。咋了,有話快說,有屁快放。
    我說,沒事,就想跟你談一下人生跟理想,宇宙如何形成的。
    她“切”了一聲說,拉倒吧,我看你呀,一定是身邊沒女人,慌得睡不著覺吧?不是我說你,也該找個老婆了,總吃了上頓沒下頓的,前列腺早晚憋出毛病。
    劉麥麥結婚后,由她老公出學費,去考了個醫師證,現在在一個私人診所上班,專醫男女泌尿系統疾病,開口閉口的,不離皮帶下面三寸。
    我說,我倒是想娶呀,沒人愿意嫁。
    她說,要不我給你介紹個?我這有個護士,87年的,嫩得能捏出水來,我都想咬一口。
    我說,拉倒吧,你們那的護士,日理萬雞,我有心理障礙。她問,那你喜歡什么樣的?
    我想了想說,嗯,長頭發,皮膚白,聲音要甜,胸得要大,最好是我們那邊的人……
    劉麥麥突然大笑起來,哈哈哈哈,有點歇斯底里的樣子。
    我一陣莫名其妙,問道,發什么神經,腳氣菌上腦???
    她好不容易止住笑,斷斷續續說,你描述的這女人,不就是葉子薇嗎?都多少年了,還沒忘記她?你呀……
    我突然間就有點恍惚,心里又甜又酸的。葉子薇,我有多久沒想起這個名字了?以為自己身經百戰,是個刀槍不入的老淫棍,卻原來在心里,也還有一小塊地方,那么柔軟。
    葉子薇,葉子薇。只是那么多年過去了,她早該嫁了吧?


分享到: 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間QQ空間 騰訊微博騰訊微博 騰訊朋友騰訊朋友
收藏收藏 支持支持1 反對反對

發表回復
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又黄又粗又爽免费观看